一切缘于梦

初三的校园生活总是那样的枯燥无味,每天都是在习题里浮沉,而这些习题也顺理成章地成了禁锢我精神的枷锁,于是,空虚的生活就因此而变得更加空虚。原以为上了高中后日子会充实些,谁知,老朋友都变了,变得异乎人情,后来才知道才老朋友没有变,只是自己把高中的生活想得太美好了。
很久没有拿走笔来写诗了,是厌倦了这种生活方式?是再也写不了诗?还是别的原因,我不知道也不去追究,只为不想成为修伯里笔下的“大人”。

在这个若有若无的集体里,或许是自己隐藏得久远深邃,没有人能读懂我,同样我也不需要这里所谓的朋友的读懂。

每个人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而属于我的那片空间已随你远去的步伐慢慢锁上,我出不去,也没人能进来,除了你,我想也只有你才可以将我从这无垠的黑暗中释放也来。
在你离去的那些日子里,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能够做些什么,偌大的世界竟只剩下一个旁皇的我。
我只想尽量为你写多些诗,希望能一下子把你从远方唤回。

昨晚我又看见了你,你站在茫茫的雪地上向着步入雪地的我微笑,醒来方知是南柯一梦,顿时,一股莫名的愁怅向我袭来,沉醉梦境的我无法抵挡,尽管如此,心中仍感温馨,因为我又看见了你。

倘若你再也不会离开那座城市,那它也会成为我唯一的依恋。

2002/09/28/

About 秋天的颜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