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一)

           终于,我还是敲响了键盘.这么多年流浪他乡的念头,这么的年不切实际的想法,我已飘离这埃土弥漫的尘世。      漂泊的灵魂已经走得太远太远,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这么多年的流离失所,寂寞的心因为离尘而变得更加孤独.     我害怕孤独,特别是夜阑人静之时,我的忧伤总会很不自已地溢出眼眶.黑暗已攻陷这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