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类档案: 感情阁

密码保护:2012年10班聚会主题————10年之痒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一切缘于梦

初三的校园生活总是那样的枯燥无味,每天都是在习题里浮沉,而这些习题也顺理成章地成了禁锢我精神的枷锁,于是,空虚的生活就因此而变得更加空虚。原以为上了高中后日子会充实些,谁知,老朋友都变了,变得异乎人情,后来才知道才老朋友没有变,只是自己把高中的生活想得太美好了。
很久没有拿走笔来写诗了,是厌倦了这种生活方式?是再也写不了诗?还是别的原因,我不知道也不去追究,只为不想成为修伯里笔下的“大人”。

在这个若有若无的集体里,或许是自己隐藏得久远深邃,没有人能读懂我,同样我也不需要这里所谓的朋友的读懂。

每个人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而属于我的那片空间已随你远去的步伐慢慢锁上,我出不去,也没人能进来,除了你,我想也只有你才可以将我从这无垠的黑暗中释放也来。
在你离去的那些日子里,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能够做些什么,偌大的世界竟只剩下一个旁皇的我。
我只想尽量为你写多些诗,希望能一下子把你从远方唤回。Read More

百度搜索重生

今天在百度搜了一下“邮莓”又出现了,可惜没从前那么多页了,甚至只有一个记录了,为什么会越来越少呢?真搞不懂,也不想去搞~呵呵,收

录也不收录也差不多的,不强求什么了,博客,自己写点东西记录自己的经历就OK了,已不在乎太多东西了,尽管没人所问的博客,但记录的是最真

实的我就最好,不用像在QQ空间那样,有些内容无形中回避着,毕竟QQ加了很多人,有朋友,同学,同事,更有亲人,以前心上人,现在爱人,过去

对像,什么的,有些东西不能尽情记录!
Read More

无题(三)

窗外隐约传来满文军的《望乡》,想起了家乡,想起了你,想起了你的丁宁,想起了你的容颜,想起了我们的点点…Read More

无题(二)

喜欢听校园民谣,是因为那些动人的曲调和纯朴的歌词,就像一张张泛黄而又不失韵致的童年相片。偶尔翻开,即使无法感动别人,也能深深地感动自己。
七十年代的歌谣,唱尽了多少不朽的青春。罗大佑、齐豫、高林生、老狼……
都说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已无法体味齐豫的歌曲。其实不是这样的,音乐的限制不应该是年龄,共鸣才是最重要的。再听齐豫的《橄榄树》,不知该为曾经的流浪念头汗颜,还是要为现在的庸碌悲哀。Read More

无题(一)

终于,我还是敲响了键盘.这么多年流浪他乡的念头,这么的年不切实际的想法,我已飘离这埃土弥漫的尘世。
漂泊的灵魂已经走得太远太远,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这么多年的流离失所,寂寞的心因为离尘而变得更加孤独.
我害怕孤独,特别是夜阑人静之时,我的忧伤总会很不自已地溢出眼眶.黑暗已攻陷这个小区的每个角落,我似乎感觉到日光灯所笼罩我的圈子已越来越小, 黑暗将光线一点点吞噬.Read More

秋天的颜色

忘记在哪本书上看到过,紫贝壳象征着幸福。也忘记了自己是否也曾在那片或喧哗或沉寂的海滩上寻找那幸福的象征。
  后来,朋友来信说她也看了那本书。并且埋怨道,现在的紫贝壳真的越来越少了,就算是遇上了,要么是些被海浪冲刷得薄如蝉翼的,捧在手心随时会碎成粉未,要么是被人蹂躏得不堪入目的碎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