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缘于梦

初三的校园生活总是那样的枯燥无味,每天都是在习题里浮沉,而这些习题也顺理成章地成了禁锢我精神的枷锁,于是,空虚的生活就因此而变得更加空虚。原以为上了高中后日子会充实些,谁知,老朋友都变了,变得异乎人情,后来才知道才老朋友没有变,只是自己把高中的生活想得太美好了。
很久没有拿走笔来写诗了,是厌倦了这种生活方式?是再也写不了诗?还是别的原因,我不知道也不去追究,只为不想成为修伯里笔下的“大人”。

在这个若有若无的集体里,或许是自己隐藏得久远深邃,没有人能读懂我,同样我也不需要这里所谓的朋友的读懂。

每个人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而属于我的那片空间已随你远去的步伐慢慢锁上,我出不去,也没人能进来,除了你,我想也只有你才可以将我从这无垠的黑暗中释放也来。
在你离去的那些日子里,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能够做些什么,偌大的世界竟只剩下一个旁皇的我。
我只想尽量为你写多些诗,希望能一下子把你从远方唤回。

昨晚我又看见了你,你站在茫茫的雪地上向着步入雪地的我微笑,醒来方知是南柯一梦,顿时,一股莫名的愁怅向我袭来,沉醉梦境的我无法抵挡,尽管如此,心中仍感温馨,因为我又看见了你。

倘若你再也不会离开那座城市,那它也会成为我唯一的依恋。

2002/09/28/

无题(三)

          窗外隐约传来满文军的《望乡》,想起了家乡,想起了你,想起了你的丁宁,想起了你的容颜,想起了我们的点点滴滴。只有思念,不掺杂丝毫的杂质,正如窗外的黑夜。
想起了你,心之海汹涌澎湃,那是思念滚烫的泪水。想起你温柔的声音,那如寒冬透过云罅洒在身上的阳光一样暖人的声音。那真切地属于我的温馨。想着你的夜晚,我急骤的步履踏遍初春纷沓而至的时光,寻遍了黑纱笼罩下的每一次角落,却找不到你。
想着你的夜晚,心情是顺流而下的浮萍,彷徨,却四顾无依。
想拿起笔为你写下很多很多的诗篇,幻想着能一下子把你从远方唤回。
想为你写很多很多的诗篇,折成信笺,寄往你裸舟停靠的静谧水域。
随波摇曳的裸舟上,你正襟危坐,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你雪白的裙裾上,夜风掠过船桅为你轻轻歌唱。
船舷上的萤灯闪烁着春天神圣的语言,你的眸子定格在深邃的萤光上,同样的深邃,那是一种被遗忘了很久的温馨。
就在这样的夜晚,我站在河流的下游,神色慌张地在凝神着潺潺的河水,紫蓝的穹窿弥漫着银色的辉光,星子的瞳仁闪烁着柔和的光芒,使所有的思念在河面上绽放出悚人的光芒。

无题(二)

喜欢听校园民谣,是因为那些动人的曲调和纯朴的歌词,就像一张张泛黄而又不失韵致的童年相片。偶尔翻开,即使无法感动别人,也能深深地感动自己。
    七十年代的歌谣,唱尽了多少不朽的青春。罗大佑、齐豫、高林生、老狼……
    都说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已无法体味齐豫的歌曲。其实不是这样的,音乐的限制不应该是年龄,共鸣才是最重要的。再听齐豫的《橄榄树》,不知该为曾经的流浪念头汗颜,还是要为现在的庸碌悲哀。
    在外面,忙里偷闲,回来想接着却写不下去了,呵呵

无题(一)

           终于,我还是敲响了键盘.这么多年流浪他乡的念头,这么的年不切实际的想法,我已飘离这埃土弥漫的尘世。
     漂泊的灵魂已经走得太远太远,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这么多年的流离失所,寂寞的心因为离尘而变得更加孤独.
    我害怕孤独,特别是夜阑人静之时,我的忧伤总会很不自已地溢出眼眶.黑暗已攻陷这个小区的每个角落,我似乎感觉到日光灯所笼罩我的圈子已越来越小, 黑暗将光线一点点吞噬.
    双手离开键盘, 回过头来看着灯, 呆呆地看着直到泪水涌了出来, 你始终要离开我.
    那就让我离开你的温馨吧, 我也将要奔赴黑夜.
    这样萧瑟的夜里, 你给我的光明, 你给我的温馨, 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铭记, 尽管你终究会离开我.
    其实,我并不喜欢熬夜, 特别是孑然一身的时候, 我甚至害怕熬夜, 因为我害怕孤独.
    就像今晚,一人,一灯,一杯香茗,一缕相思, 忧伤如练,将我紧紧缠住。痛苦,却无处诉说。
    孤独是一种状态,只有心中拥有牵挂的人才会有孤独, 只有心中拥有牵挂的人才会懂得孤独.
    孤独是一种美,只是这样的美来得非常的残忍,因为它伴挂念而存在,所以这种美比世界上任何的妩媚更要铭心刻骨.
    夜很深了,看着窗外的灯光一盏盏地隐去,我想,无垠的黑暗中恐怕就只有我的房间亮着的了. 就像浩渺的海平面上的一座孤岛, 时刻数落着潮涨潮退,日出日落,知道吗,生生不息的潮汐是我对你的思念.
    伤痕累累的船身, 摇摇欲坠的舷, 已再也经不起风浪的颠簸.
    早年涉过的河流已干涸,记忆的片舟被搁浅,拾不起的是满地的思念。
    要是没有遇上你, 我现在会过着一种怎么样的生活? 要是一路走来没有你的搀扶,我是否已醉倒在生活的某一角落?
    我仅是一个走在忧伤岁月里的孩子,会在某一刻伫足,会在某一刻欣喜,会在某一刻彷徨.
    这样的夜里我轻轻地唤着你美丽而又让我忧伤的名字
    一遍,一遍,
    如童年时代滑过屋檐溅落在贝壳上的雨滴,
    遥远,迷离,似梦.

秋天的颜色

忘记在哪本书上看到过,紫贝壳象征着幸福。也忘记了自己是否也曾在那片或喧哗或沉寂的海滩上寻找那幸福的象征。
  后来,朋友来信说她也看了那本书。并且埋怨道,现在的紫贝壳真的越来越少了,就算是遇上了,要么是些被海浪冲刷得薄如蝉翼的,捧在手心随时会碎成粉未,要么是被人蹂躏得不堪入目的碎片。
  我捧着朋友的信件,反复咀嚼着朋友的经历,久久不能平静。朋友不知道,那就是幸福的真谛。自己每个人遇上的幸福往往是薄如蝉翼的,这样的幸福便需要自己更加用心去呵护,让它慢慢成长,最后才会生机盎然、春暖花开。
  我轻轻地写上:幸福是无处不在的,供不应求而已。
  曾有人对我说,路的尽头凋零满地的是思念。我不以为然,因为我不认为路会有尽头,其实,思念也是一种幸福,只是它来得非常残忍 。
  我对C君说,我们分手吧。C君沉默了一会,这样也好。我以为我们中会有一个转身离去,应该有人离去,然而,我们都没动,看着对方。C君说,一直以来,我都执着地认为,就算某天我和我的情人分手了,我们一定能成为好朋友。我想告诉她,生活,有太多她不懂的东西了。但我还是没说。
  我看不到C君离去时的身影,倒不仅是因为双眼被泪水模糊。
  我不知道C君是否在看着我,但我还是强迫自己走得沉些、稳些。我们的故事终于走到了尽头,但思念并没有凋零,所以我更加肯定朋友的话是错的。
  一年后,我再走上那条和C君未走这完的路,却是带上了Y君,我再也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了。路边的灯火依然璀璨,仿佛它们照亮了那一年的光阴。
  我在路旁的草地上坐下,幻想着会下一场雪,将那个凋零的故事覆盖,或许心也会被封印,但这都不重要。只是这份铭心的思念我不想再拥有。
  坐了太久,该想的,不该想的;能想的,不能想的。思绪如风中跳跃的烛光,想离开的时候却再也站不起来了,才知道,记忆的沉重已超出身体的负荷。
  一直以来,我都不愿相信自己等待的是一望无际的漂泊和永远无法停靠的心,虽然我深深地知道,有些事情是回不去的。
  所以我必须遗忘,遗忘关于那段美好日子的回忆,遗忘所有的泪水与欢笑。
  遗忘不是麻木,而我却越来越清楚地知道,在时间面前,我无疑是一给判了死刑,面又在做着些无谓的挣扎的人。
  就像今晚,在街道旁的霓灯下停留,像要找些什么,回忆些什么似的呆滞。
  我不应该在这里,我找不到能让自己留在这方热土的借口。
  可是,我又能走向何方,我的出口又在何方。
  音像店缓缓外泄的是那英的《梦一场》。
  “早知道是这样,如梦一场,我不会把泪都锁在自己的眼眶……”
  这条路何时才有尽头,这份思念何时才能有尽头
  梦,遥远的梦,遥远的思念。
  如大病初愈般,我颓唐地走在不算安谧的夜色里,走在思念安装的枷锁里。回顾走过的路,茫然而苍白,或许,我已经走了很远很远,可是,为什么此刻我的心里还有思念——秋天的颜色。
  树枝上的叶子早已零散满地,夜色吞噬不了的金黄在黑暗上绽放成空灵的花朵,没有幽香,却令人流连忘返、陷身其中。
  这就是思念的颜色,秋天的颜色。
  不能用文字来描写思念,就像不能用文字来描写泪水,同样会显得煽情。
  梦终究会醒来,但为何我只为花落而伤心,却不为叶落而难过,难道我真的不知道叶落是给枝头下一个季节的承诺?
  给思念一个借口,让它在秋天凋零之前落荒面逃。
  给自己一个借口,在宣判开始之前结束自己。